北京军颐中医医院

当前位置:主页 > 医院新闻 >

【自述】身患癫痫伴精神障碍32年,波折求医结局却出人意料!

  “做父母的,把自己一生的心血都给了孩子。”母亲经常说这句话,也把这句话演绎的淋漓尽致。她这一生似乎都在为一件事活着,那就是——把哥哥的病治好!

  命运多舛 

  母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村妇人,没上过什么学,也没出过什么远门。当初经媒人介绍,认识了父亲,后来就有了哥哥和我。从我懂事以来,就知道我们家比别人要艰难许多。

  哥哥5岁时被查出智力低下,7岁被诊断为“抽动秽语综合征”,成了家里不小的负担。

  从那时起,父亲和母亲就带着哥哥四处求医。去过省城的大型三甲医院,也去过天津的知名专科,看了不知道多少个专家,药物治疗了一年多,但智力低下、秽语的症状还是没有改善。

  哥哥20岁那年,没什么文化的母亲误信了“保健品”的宣传,动用家中仅存的四万元钱给哥哥买了一堆“神药”,说能治哥哥的病。也是那个药,毁了我的家。

  哥哥吃完“神药”后没多久,突然大叫一声,摔倒在地,双眼上翻,嘴唇青紫,口吐白沫,抽搐了2分钟后才逐渐的缓过来,抽搐的时候,还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伤了。母亲自觉是“神药”下重了,就私自减轻了药量。谁知道一年之后,这种恐怖的症状又再次来袭,比第一次还让人后怕!

  哥哥在骑电动车时突然摔倒,头磕地上,流了两大滩血,父亲母亲被吓坏了,又带哥哥踏上了坎坷的求医路。

  第一次来北京治病时,哥哥已经31岁了。在此之前,县城的医院,市里的医院,省城的医院,他们跑了个遍,却没有什么结论。这才拜托北京的远亲,帮忙挂了知名大医院的专家号。也多亏了有亲戚帮忙,不然连住宿都是个问题。

  从预约挂号到确诊,前后折腾了半个多月。光是预约挂号就约了一周左右,到了看病当天,挤挤攘攘等了一上午,好不容易排到号了,专家就给看了不到5分钟,说怀疑癫痫。开了检查单,就让出去了。谁成想,做检查也得等,检查排队又等了一个星期,结果出来后,才确诊是癫痫!专家给开了一种叫“妥泰”的药,就让回去了。

  药吃了有一年多,癫痫就又复发了,增加了药量也无济于事。后来,亲戚看报纸说有种药能治癫痫,母亲就打算拖亲戚买了这种药给哥哥吃。

  母亲说:“孩儿得了病,咱啥法都得想,有法就得试啊!”

  刚吃了这种药的头三四个月,病情控制的很好,但到后来就不行了,严重到一两个月就发作一次!

  豁出去试试

  也是巧合,2016年6月,母亲在电视上看到了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的刘晓蕊主任做客河北卫视在讲解癫痫的治疗问题,也是抱着“豁出去试试”的心态,她和父亲带着哥哥再次进京。

  和第一次去北京治疗不同的是,这次的就诊体验比上次要好很多。

  刘晓蕊主任悉心了解了哥哥的以往病史和情况,因为哥哥有智力低下、秽语等精神方面的问题,医院还给安排了多学科会诊。

  这次的诊断和之前有些不同,比之前详细许多,说是有癫痫伴发精神障碍。治疗也不太一样,之前都是西药,这次有中药也有西药,还会安排做一些仪器。

  临出院时,刘晓蕊主任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了母亲,并细心交代她:“回家要继续按照我告诉你的方法给他巩固治疗,遇到什么不清楚的地方,或者一些紧急情况就打这个电话给我,能解决的咱们就电话里解决,省了你们大老远的再往医院跑了。我们的医护人员也会定期做回访。咱们这次争取把这个病控制好!”

  日子一天天过去,哥哥的病再也没有发作过,母亲对刘主任也愈加信任,有什么问题都会给刘主任打电话,大到漏吃药了怎么办?小到今天这个饭他能吃吗?各种琐碎问题都会问,主任也会耐心的给她解答。这点连我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主任那么多病号,每一个都这样对待得多烦啊,可是每次人家接到电话,都轻声细语的,特别温柔,让人觉得心里特别暖。

  “我命不好”

  就在一家人看到希望的时候,一场灾难突然降临,犹如晴天霹雳!——父亲毫无征兆的倒在了农田里!等我们发现时,人已经不行了。

  这件事对母亲的打击很大,“我命不好”这句话像被施了魔咒,一直挂在她的嘴边。

  哥哥也没有再张嘴说过话。

  父亲走了,所有的事情都压到了母亲一个人身上,家里的农活,哥哥的病,我的学费…偏偏这时候,哥哥又该去复查了,母亲犹豫了几天但还是决定带哥哥复查!

  整个面诊过程,哥哥都没说一句话,低着头,不愿意别人看他的脸。

  细心的刘晓蕊主任察觉出了异样,问母亲:“孩子心里有什么事吗?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刺激到他了?”

  出于信任,母亲把家里的情况告诉了刘晓蕊主任。主任请来了精神科、心理科的专家来会诊。在癫痫巩固治疗的基础上,又加了一种什么暗示治疗,说是可以改善精神状况的一种治疗方法。

  说来奇怪,经过治疗后,哥哥的心情好了很多,会笑了,也愿意张口说话了,仅仅治疗了三天就出院了。

  柳暗花明

  出院后,哥哥的变化很大,精神状态好了很多,甚至开始主动帮助母亲做农活,给家里减轻了很大的负担,癫痫也没有再发作过。

  前些天,母亲一个人带哥哥去复查,这次复查一切正常,刘晓蕊主任说打算给哥哥进行减药计划,母亲一听乐呵了:“您让怎么治我们就怎么治,肯定配合!来这就是来对了!老天眷顾,才让我遇到了您这么好的大夫!”

  得病不幸,看病不幸,但遇到好医院好医生又是万幸的。

  在哥哥32年的求医路上,当遇到坎儿过不去的时候,母亲总爱说一句“谁家易啊?活着都不易!”

  是啊,生活不易。但她从来没想过放弃,一直在寻找希望。最后,她赢了,那你们呢?

网上自助挂号系统

姓  名:

性  别:

年  龄:

联系电话:

症状描述:

预约挂号专线:010-83980888

门诊时间:08:00-18:00

医院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二环白纸坊桥东南角

(京)中医广【2019】第03-15-0041号